只造武器不打仗:中國 AI 芯片的估值頭名為何這么做?

摘要

克制才能帶來更開放的生態。

一枚新棋子落定,地平線發布了一個新戰略 AI on Horizon,但從宣布到展示成果只用了短短兩個月時間。

蟄伏兩年多,2017 年 12 月發布了第一款芯片之后,地平線的 AI 芯片之路似乎順風順水。客戶越來越多,客戶的需求也不止于芯片,甚至需要地平線的更多能力,例如去拓展一些上層應用。這對于初試商業化的地平線來說難以拒絕,更重要的是它為團隊帶來了更多信心,投入上億元研發成本的 AI 芯片終于帶來了越來越可觀的價值,它正在讓公司遠離生存危機。

但正是前景光明,所有人都欣喜地望著遠方的道路時,地平線創始人兼 CEO 余凱卻踩了一腳剎車。「我們關注核心,但邊界是模糊的。」余凱說,于是在商業化拓展的道路上,經過半年多的思考和內部討論,地平線發布了一個極度克制的戰略——AI on Horizon。它的第一條理念就是「定位 Tier 2 供應商,只造武器不打仗,不碰數據,不做產品」,這對于一家估值已達中國第一的 AI 芯片獨角獸來說,著實令人難以想象。

只是在這段時間里,地平線足足把「朋友圈」擴充了一倍。從創業公司多度科技、禾賽科技,到首汽約車、小米、理想等知名企業。從一家芯片公司的角度來看,擴大合作伙伴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

在這樣克制的新戰略發布之后,地平線的下一步是什么?


「朋友圈」

「新的時代是軟件和硬件的結合去驅動新的摩爾定律,我們還是能夠享受算力在每 18 個月繼續往前翻倍的指數級增長。」

「計算的發生就像天下大事一樣,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自動駕駛的時代,由于可靠性、安全性,隱私的保護等等,計算的發生又開始往終端、邊緣發展……」

新摩爾定律、邊緣計算,這些都是余凱演講時出現的高頻詞匯。而不了解他們的人總會認為,這是一家純粹的芯片公司,或者是一家做自動駕駛的企業。

2019 年 4 月,地平線公布了一個更明確也更克制的戰略:AI on Horizon。余凱對它的解釋是,通過底層的人工智能處理器進行開放的賦能,提供豐富的工具鏈,提供強大的服務,使得地平線的客戶和合作伙伴能夠在芯片之上去構建它的產品、應用和服務。

地平線創始人兼 CEO 余凱 | 現場拍攝

戰略背后,是地平線半年時間的梳理得出的成果。用余凱的話說,地平線選擇了平臺賦能的模式,「回歸樸素」。

平臺賦能模式也明確表示了地平線不僅是一家芯片公司,而是一家 AI 計算平臺解決方案公司。除了芯片之外,地平線也做算法、工具鏈,還有軟硬件的應用參考設計,方便客戶在這個基礎上快速進入產品開發階段。

當然,這樣的戰略也會為地平線帶來一個強大的「朋友圈」。

極客公園試圖尋找地平線選擇合作伙伴的邏輯,但后來發現,鑒于地平線的 AI 芯片能夠成為萬物的「大腦」,看起來任何需要芯片的企業都需要地平線。

地平線的底層邏輯是AI邊緣計算平臺賦能 | 官方提供

而對于合作伙伴,他們選擇地平線的理由又是什么?

余凱在上海車展上給出了答案:極致的性價比和開放的服務。 

作為前百度 IDL 常務副院長,余凱自己在技術上有著強大的號召力。強大的技術基因使地平線有能力從芯片架構、底層硬件,以及軟件等多個層面進行全方位的軟硬件融合與技術創新。

余凱在上海車展 | 現場拍攝

這樣的能力也賦予了地平線芯片性價比以及功耗效率上的優勢。后者也是地平線一直看重的東西,地平線聯合創始人、副總裁黃暢就曾表示,普惠 AI 時代的背后是數據計算帶來的巨大能源消耗。隨著時代向前推進,數據的處理量只會增,不會減。而追求極致效能,不僅僅是出于利益考量,也應該成為 AI 企業的社會責任。

地平線開放工具鏈以及算法模型樣例,可以讓合作伙伴在更高的起點上進行開發,迅速縮短產品推向市場的時間,降低開發成本。

以禾賽科技與地平線的合作為例,禾賽科技的主營業務——激光雷達,其感知對于硬件傳感器、計算平臺和感知算法都有極高的要求。禾賽科技的激光雷達設備加上地平線的 AI 芯片,可以實現完整的智能傳感的能力,并通過開放硬件和工具鏈將感知能力開放,讓自動駕駛公司寫入自己的算法,定制自動駕駛整體解決方案。

禾賽科技董事長孫愷(左)、地平線創始人&CEO 余凱(右)| 現場拍攝

因為足夠開放,過程也足夠深入。2018 年,地平線在自動駕駛芯片的商業化過程中踩到了不少坑,因為這個領域的產品還未標準化,將芯片接入自動駕駛車輛時的集成工作全部由地平線扛下來。芯片需求量最大的一家公司有幾百輛車,每輛車內搭載幾塊芯片,對于地平線來說服務成為了一個極大的考驗。

余凱認為,成就客戶是地平線的文化,服務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合作時出現問題再正常不過,解決之后雙方就有了真正的親密合作的感覺。

在和理想的合作中,地平線貼身支持了理想 ONE 在研發過程中的數據采集、方案測試、版本迭代、相關軟硬件設計等工作。未來,雙方將基于地平線邊緣計算和感知能力探討更多的智能駕駛落地可能。「車是一個周期很長的生意,但一旦進去就特別穩定,壁壘很高。」余凱說。


走在邊界上

同時,地平線又體現了其克制的一面。它把自己定位成 Tier 2(二級供應商),并聲稱不碰數據,不做產品。

坦白講,在流量至上、數據至上這一理念盛行的時代,公司擴張之后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這種誘惑很難抵抗。

地平線在上海車展的實車展示 | 現場拍攝

地平線的「保守」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們都知道,每一家公司處在產業鏈上的定位很特殊,不可能覆蓋全部的上下游,因此作為一家定位是「Intel Inside」、提供 AI 計算平臺解決方案的公司,向下不碰數據,向上不碰應用層搶走市場,反而是地平線最讓合作伙伴放心的地方。

從另一個角度看,克制不能說明這家公司實力的強弱,但可以肯定的是,克制帶來的是聚焦,有助于構建商業的護城河。

但令人意外的是翻閱地平線最近的動態,會發現一向以 AI 芯片和視覺感知方向示人的地平線,又開始展示語音方面的能力。

在小米的智能設備上搭載增強語音抽取(Enhanced Speech Extraction,簡稱 ESE)方案,為理想 ONE 增程式智能電動車配備「車載多音區交互技術」,似乎地平線正在向語音識別、交互進軍。

理想 ONE 車內的四麥克風布置 | 官方提供

實際上,這不是地平線第一次提到語音這回事了。在這家公司的規劃內,語音始終存在。創立之初,就組建了一支語音研究團隊。其研究的重點也是云端+嵌入式。語音信號處理、喚醒、命令詞等放在設備端以保證實時性,語音大模型和語義理解放在云端,以提供更佳的性能并能對接服務。

而語音交互和視覺感知組合起來,也不是地平線的方向出現了偏差,一切的過程都指向一個結果——多模態交互。

比如在地平線的駕駛員行為監測系統 (DMS) 中,地平線已經不滿足人臉識別,而是包括了 DMS、人臉識別、語音識別、手勢識別、疲勞檢測還有唇語識別。

地平線多模車內交互解決方案可以汽車成為智能機器人,為司乘用戶提供更自然的交互體驗 | 官方提供

噪音背景下,地平線的語音識別能力依然非常好,其原因不僅在于用了多麥克風陣列的系統,而是同時基于聲音以及唇語識別來完成,這就是多模態交互的能力。很多類似的想法,如果要實現的話必須有硬件的底層算力支撐。考慮到圖像和語音發展到現在,計算模式有很大的相似性,設計之初地平線就選擇了通用的芯片計算架構,由于 AI 芯片提供了強大算力,這么多識別功能得以在一個系統內實現,而這也是地平線軟硬件融合的「壁壘」所在。

在余凱眼里,芯片是一件「難且正確」的事,每一個決定背后可能都是長期的投入。「我們堅持長期主義,短平快的生意沒有護城河。」余凱表示,如果聚焦的話,其實慢就代表著快。「越聚焦平臺賦能,做的事越標準化,越能有大規模增長;而且當你不做集成項目,你的朋友會變多,反而容易形成規模效應。」

同樣,地平線明確邊界之后,與「朋友們」的分工也就自動形成:地平線負責底層,合作伙伴負責應用。在并不算廣的邊界內,假如地平線能做到無人超越,一個更加開放的生態正在等待著它。


責任編輯:王訓魁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